北京深夜食堂密集“開街”還有這些問題待解

2019-6-11 來源:互聯網 閱讀次數:
  導讀: 入夏后天氣漸漸炎熱,出來“刷夜”的消費者增多,北京夜間消費持續升溫,順義中糧·祥云小鎮的“深夜食街”、朝陽合生匯“深夜食堂”等一批“深夜食堂”密集開街。 剛剛過去的端午小長假,據北京市商務局統...

入夏后天氣漸漸炎熱,出來“刷夜”的消費者增多,北京夜間消費持續升溫,順義中糧·祥云小鎮的“深夜食街”、朝陽合生匯“深夜食堂”等一批“深夜食堂”密集開街。

剛剛過去的端午小長假,據北京市商務局統計,望京、中關村和五道口等商圈,18點至次日凌晨6點,飲品消費同比增長1.2倍,特色菜、火鍋品類消費增長49%,小吃快餐同比增長35%。

朝陽大悅城聯手摩登空間舉辦大型蹦迪party,嗨到凌晨;北京朝陽合生匯“深夜食堂”端午節也迎來了大客流,6月7日夜間,新京報記者在合生匯看到,晚上10點多,“深夜食堂”才剛剛開始熱鬧,不少店內都坐滿了顧客。

順義區首條夜間特色餐飲街區——中糧·祥云小鎮“深夜食街”開街后,吸引了很多食客前往。攝影/新京報記者 陳琳

近段時間,北京多次表態支持建設“深夜食堂”特色餐飲街區和特色商圈,明確將用兩年左右時間,在城六區及通州區、順義區、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和“回天”等地區,重點打造13條深夜食堂特色餐飲街區。資金支持方面,每個深夜食堂特色餐飲街區最高支持500萬元,每個深夜食堂門店最高支持50萬元。

近日,新京報記者走訪簋街、西單、望京等夜間餐飲消費重點區域發現,“深夜食堂”業態發展還存在短板,一些商業區的餐廳閉店時間較早,還有一些商業區周邊交通不便,消費者自駕遭遇“停車亂”,公共交通出行又遭遇“打車難”。

探訪1 西單

“約飯街”營業至23點 有店鋪22點就打烊

今年3月1日起,西單華威大廈的“約飯街”開啟“夜間食堂”模式,營業時間從晚上10點延長到11點。不過記者現場探訪發現,有的店鋪晚上剛過10點就打烊,“深夜食堂”的營運時間并不長。

“約飯街”位于華威大廈7層和8層,約有四五十家美食店,包括呷哺呷哺、玉林串串香、五道口棗糕王、望京小腰等。晚上10點,王女士和朋友逛完西單,提著購物袋來到約飯街,“剛才在大悅城轉了一圈,已經沒有飯店營業了,還好這里有這么多好吃的。”王女士說,在西單商圈,有個延長營業時間的“深夜食堂”挺不錯,可以滿足年輕人“夜生活”的餐飲需求。

記者看到,約飯街還是有點冷清,餐館生意也冷熱不均,臨近10點半左右,售賣酸辣粉、花甲粉、烤串、麻辣燙的七八家餐館食客興旺,有的還出現了排隊現象。但其余近20家餐館幾乎沒有客人,工作人員已經開始打掃衛生,把座椅扣到了桌子上。

“這還是周末,周一到周四客人更少”,談起晚上十點至十一點的營業情況,有幾位店員說。一位賣冰激凌和甜品的店員稱,除了每月10日和15日兩天發工資日,并沒有感覺客人很多。

晚上10點半,一位男士牽著女伴急匆匆來到一家牛蹄筋鍋店,此時離閉店還有半小時。“還能吃嗎?”“現在不能做了,已經收拾了。”

記者又詢問了四家沒有客人的店鋪,店員都表示,晚上10點就不再接待客人。“晚上10點到11點,客人太少了,一個小時賣不上50元。”一家面館的員工說。另一家西餐店前臺服務人員則表示,10點多沒什么客人了,但商場有要求不能關燈閉店,所以留下工作人員值守,只是廚房不開了。

前來就餐的客人不多,一方面是知曉率不高,另一方面就是交通不便利。盡管華威一層的廣告和電梯間,都打出了約飯街營業至23點的字樣,但很少有人關注到。記者隨機采訪了十幾位在約飯街用餐的年輕人,超過一半的受訪食客表示不清楚幾點關門,“估計和商場一樣,10點左右吧。”還有一部分食客擔心用餐到太晚,會趕不上夜班地鐵,“無論坐一號線還是四號線,晚上11點西單站應該還有地鐵,但還要換乘其他線路,太晚了怕趕不上末班車。”

還有商家表示,夜班延長營業時間就要付員工加班費,“但晚上客人少,這些錢掙不回來。”一家商戶老板說,交通也是問題,晚上11點多關門后,有的車已經停運,員工只能騎電動車上下班,他們也不愿意。

探訪2 簋街、祥云小鎮、望京

飯店周邊停車位較少 部分地區交通秩序混亂

近日,記者兵分多路,探訪簋街、順義祥云小鎮等深夜經濟熱門地區發現,由于區位因素,不少店鋪周邊停車位較少,消費者想找地停車并不容易。

簋街:停車位少且遠 步行一兩公里才能到餐廳

晚上10點,簋街的夜市生活進入白熱化,稍有規模的飯館門口,幾乎都有不少顧客排隊等待用餐。記者隨機探訪了6家飯館,除了一家位置稍偏僻的江浙菜館晚上9點閉餐外,其余五家均營業至凌晨,其中一家以龍蝦為主打品牌的飯店,甚至24小時不間斷營業。記者從商家了解到,這些飯館在夜間持續運營的傳統已持續多年。

晚上10點20分左右,一家飯館門口有超過50位顧客正等待就餐,商家提供休息的椅子已經坐滿,不少顧客就坐在飯店門前的石階上聊天。記者取了一張兩人桌的等號小票,上面顯示還有131桌在排隊,過號作廢需重新排號,服務員提示預計等待兩個小時。

顧客余先生告訴記者,自己從貴陽來北京進修,已經在京一年,平時常會和朋友出來吃夜宵,最喜歡吃燒烤和小龍蝦,他對北京夜市的衛生環境較滿意,但覺得夜市周邊交通配套服務有待提升。“一般吃完夜宵就12點多了,回去的地鐵公交都已經停運了,只能打車。”余先生說,希望交通部門能對夜市所在地區定點增開部分車次,延長運營時間,方便顧客回家。

一家經營了二十余年的飯館負責人表示,簋街改造后,人行道增加了護欄,餐廳門口不允許停車,周邊停車位非常緊缺,且位置較遠,如果顧客開車來簋街,需要在一兩公里外停車后步行或騎車進來。一位停車管理人員也證實了這一說法,“有的顧客打擦邊球,在攝像頭拍攝不到的地方就近停車,被發現了馬上會有貼條。”

除了交通問題,也有顧客反映了住宿難題,想住在簋街周邊,如果不提前預訂賓館,基本難以找到住所。

祥云小鎮:周邊馬路成了露天停車場

近日,記者走訪順義區首條夜間特色餐飲街區——中糧·祥云小鎮“深夜食街”,發現夜間消費確實相當火爆。

很多店鋪都推出了適合宵夜的專屬菜單和餐品,例如,日日香鵝肉餐廳本是一家潮汕鹵味餐廳,也開始售賣麻辣小龍蝦和一些涼菜,晚上8點多,記者在這家餐廳看到,麻辣小龍蝦幾乎桌桌必點,老板忙著找員工去就近的超市采購小龍蝦。“小龍蝦死了就不能再吃了,一次不敢買多了,我們一天要補好幾次貨。”而以皇室啤酒為特色的“1308德國酒館”,晚上的菜單上竟然也有麻辣小龍蝦,據老板介紹,夜間銷售額能占據全天銷售額的1/3。

大快朵頤之前,停車是個大難題。記者自駕前往祥云小鎮,還沒到達導航位置,道路就開始變得狹窄——馬路兩側橫七豎八停滿了車。順著停滿車的安寧大街,記者來到祥云小鎮南區,兩側最外側車道都被汽車占滿,只有最內側車道可以勉強通行。記者找了一圈,發現沒有空余車位,到達地下停車場入口,門口保安說已經沒有空余車位。調頭往北走,路邊也全都停滿了車。好不容易跟著一輛車找到一個地下停車場,卻被收費亭工作人員告知,這是居住區停車場,不接受外來車輛。

記者又轉到地上,繼續見縫插針找車位。所幸在裕豐路路口,一輛汽車離開,記者終于在轉了若干圈后停好了車。

一位食客向記者抱怨,整整轉了五圈,才找到停車位。花了半個多小時。一位周邊居民表示,停車難跟“深夜食街”沒有關系,祥云小鎮是順義區最大、最有名的商業街區,停車一直是個問題,節假日更是一位難求。

祥云小鎮相關負責人介紹,其實停車位是夠的,小鎮在南側開辟了P8露天停車場,一共有1500個室外停車位,“這個停車場之前是為國展展會服務的,非常寬敞,步行至小鎮只要五分鐘左右。”不過,雖然通過信息將停車場位置告知了所有會員,保安也會在顧客找不到停車位的時候進行引導,但前來消費的顧客大多以家庭為單位,帶著孩子來,地下停車場滿員后就會停在馬路邊,不愿停到露天的停車場。

上述負責人介紹,之前P8停車場的入口在西側,目前已經改到了北側,更加方便顧客到達小鎮,他們也會加強安保力量,引導顧客停車。“晚上不少顧客習慣喝酒擼串,為了防止酒駕,我們與代駕公司進行深度溝通,聯手打造‘零酒駕街區’,在小鎮打車可獲得一定的優惠政策;還將安排一定數量的代駕司機在小鎮周邊提供夜間服務,為夜晚就餐飲酒需要駕車出行顧客提供安全保障。”

望京:食客隨意停車 交通秩序混亂

作為一個大型生活社區,望京地區深夜消費的表現不出意料,從韓國烤肉到毛豆、花生、羊肉串的燒烤大排檔,從麥當勞到各式酒吧,想在望京吃個宵夜相當方便。

望京金興路上的一家羊湯館,開業不到一年,已經積攢了不少人氣。羊湯館老板張先生告訴記者,與冬天相比,羊湯館在夏天深夜的生意一般,盡管如此,他依然不愿意放棄夏季的夜晚經濟,打烊時間定在凌晨2時。為了招攬生意,羊湯館也賣起了烤串和毛豆、花生。

記者注意到,不僅是這家羊湯館,望京大多數餐廳都能營業到凌晨一兩點鐘,營業時間最長當數烤串店。

地鐵14號線阜通站旁有一條小胡同,胡同口架起了燈箱招牌,爆肚涮肉、牛肉拉面、燒烤小菜……胡同很短,但餐館不少。走進胡同,烤肉的香味撲面而來,這里聚集了三四家烤串店,每一家生意都不錯,跑堂的店小二忙得團團轉。

記者發現,來這里就餐的大多是附近居民,開著車或者溜達著過來了。停車位不難找,開車過來的食客在馬路邊隨便一停,找個地方就開始吃,這使得周邊交通秩序有些混亂。

探訪3 合生匯

吃完夜宵回家難 黑車成首選

5月17日晚,朝陽合生匯“深夜食堂”開街,在去年基礎上做了升級,聚合了旗下200余家特色餐飲商戶,同時跨界合作銀行、點評、打車、直播、街舞、體育等平臺近30家,消費者可體驗多種消費。

記者近日多次來到合生匯探訪,隨著氣溫升高,“深夜食堂”的客流量也越來越大。晚上9點多,不僅是地下一層和二層的“深夜食堂”,地上五層的餐飲區也一直客流不斷,燈火通明。

晚上11點多,記者離開“深夜食堂”,怎么回家成了難題。地面的公共交通早已結束運營,記者一路小跑,來到合生匯旁的九龍山地鐵站,此時已是11點06分,準備進站時被工作人員告知,末班車已經停運。

隨后,記者打開網約車App發現,盡管夜已深,打車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輸入目的地后,平臺顯示需要等候7人、排隊10多分鐘。可是等待時間并不如預估的那么精確,記者一等就是40多分鐘。剛下夜班的陳女士表示,她經常在附近打網約車,等車時間普遍超過半個小時。

相比而言,一旁盤踞的大量“黑車”則方便許多,和司機談好價格、載滿人就能走。記者在合生匯周邊轉了一圈發現,這個時間段“黑車”基本占了主場。

準備去望京的小張對打黑車并不反感,“網約車太難等,這種拼車更便宜方便。”半小時內,記者看到有不少年輕人在路邊打到“黑車”離開。

 

本文來自網絡,文中內容和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下一篇:沒有了!
浙江快乐彩1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