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幼教4年后缺口達三百萬:錢少壓力大,年輕人不愿做

 來源:互聯網 閱讀次數:
  導讀: 陳偉斌 黃小星 楊媛媛/錢江晚報 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已經塵埃落定,相關部門都已作出回應和處理。 事件已結束,而關于幼教的話題和反思還在繼續。 浙江師范大學杭州幼兒師范學院副院長、教授朱宗順認為,相關部門間缺乏協調統籌、培養機制不足、...

陳偉斌 黃小星 楊媛媛/錢江晚報

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已經塵埃落定,相關部門都已作出回應和處理。

事件已結束,而關于幼教的話題和反思還在繼續。

浙江師范大學杭州幼兒師范學院副院長、教授朱宗順認為,相關部門間缺乏協調統籌、培養機制不足、幼教從業者職業榮譽感缺乏以及待遇保障較低,導致幼教缺乏,為滿足所需,特別是民辦幼教機構只能雇傭不太專業的人員,導致一些問題。

為何人員不專業,因為需求太大,而正規的幼師太少。

據新華社消息,“全面二孩”實施近兩年,從2019年開始,我國幼兒數將出現大幅增加,到2021年達到最大值。

數據表明,2021年學前教育階段適齡幼兒將增加1500萬人左右,幼兒園預計缺口近11萬所,幼兒教師和保育員預計缺口超過300萬人。

幼教缺口300萬,我們該拿什么去填補?

早教機構的管理目前比較混亂

幼教話題的熱鬧,這些年有過多次。

2012年,數起幼兒園虐童事件發生后,促使刑法在虐待罪上做出了較大修改。特別是2015年的刑法修正案(九)中規定:對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殘疾人等負有監護、看護職責的人虐待被監護、看護的人,情節惡劣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同時規定“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可即便如此,此類狀況卻依舊不絕。公開的各項法制措施之外,是國內幼教領域依舊缺乏統籌的現實。

此外,如果早教機構辦在幼兒園里,那是教育部門管。但像紅黃藍這樣的在工商注冊的,或者是像攜程那樣在婦聯注冊的,只能是誰辦誰管。有專家表示,“國家層面應加強管理,教育部門牽頭,把涉及到的婦聯、衛計委、工商以及人事部門都牽進來。”

要求學歷和證書,幼師素質還是參差不齊

浙江師范大學杭州幼兒師范學院副院長、教授朱宗順說,目前國內早教師資培養、幼教行業的注冊、管理都存在不足。

據了解,國內3~6歲及6歲以后的教育都歸教育部門管理。3歲以前所謂的早教,國內教育部門現在并無明確的任務。有的幼兒園有此類項目,是因為其審批權是工商管理部門按照注冊公司的模式去審批的。

進入幼兒、早教行業的企業看中的是市場,于是以降低幼師或保育員資質的做法來降低運營成本,就成了很多民辦幼兒園或早教機構的通行做法。

公開數據統計,現在民辦的幼兒園基本占到60%以上。到去年為止,超過55%的幼兒在民辦幼兒園。在朱宗順看來,民辦幼兒園有利潤考量,如果按照公辦幼兒園的標準來,那十年都賺不到錢。

2015年11月教育部發布的《學前教育專題評估報告》顯示,2014年專科以上學歷教師占比為66%,農村地區不到50%;有幼教資格證的教師占比為61%,持非幼教教師資格證的占比17%,無證教師占比為22%,農村地區無證教師比例高達44%。

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幼兒園教職工總數為381.8萬,幼兒園園長、專任教師學歷、專業技術職業者有249.8萬,碩士學歷占0.27%,本科學歷占20.91%,專科學歷占56.4%,高中學歷占20.56%,高中以下學歷占1.89%。

朱宗順說,調查發現,在我國大部分地區,對師資力量的要求至少是專科畢業和拿教師資格證,但實際上很多幼教機構并沒有達到,“民辦幼兒園絕對達不到。”

錢少壓力大,年輕人不太愿意去做幼師

另一方面,愿意從事幼教職業的年輕人很有限。

朱宗順說,光加強教育沒用,還要提高待遇。

據2016年調查數據,僅69%的學前教育專業畢業生會去做老師,還不一定是幼師。這和幼師薪酬水平較低有關系,目前,國內幼師薪酬水平較其他老師一般要低30%。

此外,社會上對于幼教職業的認知差異甚至誤解,讓幼教從業者很容易缺乏職業榮譽感。朱宗順發現很多家長對幼教的看法并不公正,而且缺乏基本的尊重,往往把幼師當成保姆。“社會上很多人對幼教從業者卻是低看一眼。”這些原因導致從事幼教的年輕人壓力很大,甚至容易產生心理問題。

浙師大杭州幼兒師范學院曾做過幼兒教師的職業倦怠調查,發現從業兩三年以后,從業者會出現厭煩情緒,陷入倦怠期,會出現離職、流失的問題,這導致幼教供應不足。

幼教人員的流失是常態,而需求量卻在逐年提高,這也導致新招收的幼教人員素質不能保證。

朱宗順說,這就是核心問題。“畢業生自然是哪里條件好去哪里,錢少還壓力大的幼兒園,就很難招到老師了。”

4年后,我國幼教行業缺口300萬

事實上,幼兒園教師緊缺,已成為全國各地普遍遇到的難題。

多數地方對教職工編制按照教職工與幼兒的一定比例核定,比例從1:5至1:10不等。然而數據顯示,去年我國幼兒園教職工為381.8萬人,師生比約為1:12。若按照師生比1:7計算,全國需要新增幼教職工248.8萬人。

248.8萬人,這是中國學前教育專業學生11年的總和。

而伴隨著二孩政策的放開,會迎來新一輪的幼兒出生潮。從2019年開始,中國學前教育階段在園幼兒數將出現大幅度增加,到2021年達到最大值。數據表明,2021年學前教育階段適齡幼兒將增加1500萬人左右,幼兒園預計缺口近11萬所,幼兒教師和保育員預計缺口超過300萬人。

社會需求高,不少高校學前教育專業學生還沒畢業就被“爭搶”。但是卻不太有優秀學生愿意讀幼師。“招不到優秀的生源也很難產生好的教師。”從浙師大的調研結果來看,浙江省不管是辦園水平還是普及率、老師的教學水平,在全國都能排進第一梯隊。浙江省有很多鄉鎮,采用的方法是把城市有經驗有編制的老師派到鄉村去,作為負責人帶隊伍。從業人員要進入公辦幼兒園編制肯定要達到基本學歷和教師資格證這兩個要求,有的還得要本科、碩士,即使沒有編制,進公辦園的教師也是有學歷考量,因此浙江省的待遇也是“同工同酬”。

“社會上很多人對幼教從業者卻是低看一眼。”這些原因導致從事幼教的年輕人壓力很大,甚至容易產生心理問題。


(原題為:《4年后,我國幼教缺口300萬》)

本文來自網絡,文中內容和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浙江快乐彩12走势图